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鮮 > 新聞內容

動物交流的10種奇怪方式

時間:2017-10-31 10:33:05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由于哼唧和嗥叫能傳達的信息并不多,很多動物都創造了自己獨有的交流方式。 人們對它們交流的研究和翻譯一直都很感興趣,每一次出人意料的驚喜發現都讓我們進一步了解動物們的語言——它們究竟背著我們說了什么悄悄話?

10. 愛吹口哨的豺

豺,又稱亞洲豺犬,一種受到迪士尼動畫青睞的犬類動物,長得有點像狼又有點像狐貍。豺是一種適應性很強的動物,因此分布范圍極廣,從阿爾卑斯的喜瑪拉雅山脈到印尼爪瓦的熱帶雨林,它們出沒于各種生物群落里。

豺常以5-12只為單位群居。和其他犬類動物一樣,它們搖動尾巴時所表達的感情也是高興與興奮。有時這些肉食動物會聚集成約30只左右的大群體,以此來保持整支隊伍的年輕度和在其他隊伍里的名氣。

豺類擁有一種與狼、胡狼和狐貍等其他犬類不同的獨特交流方式——吹口哨。當每只豺占有至少90平方公里時,他們只有依靠傳播范圍較廣的聲音來向遠處的同伴發出訊息。

豺經常發出的叫聲包括一系列的口哨聲、咯咯聲,以及令人聞風喪膽的高分貝的尖叫。除了相互打招呼以外,在圍攻體型較大但很美味的獵物(比如水牛、馴鹿)時,這些讓人不安的豺叫具有調整和配合相互間攻擊的作用。

9. 哼小調的大猩猩

大家都知道大猩猩有很多讓人喜愛的行為,現在人們發現哼哼竟然也是其中之一。研究者最近發現,野生雄性大猩猩常常在享受美食的時候有旋律的哼小調。這種行為曾經在其他圈養的靈長類動物身上發現過,但通常認為野生大猩猩沒有這般的閑情逸致。

哼哼經常體現在銀背大猩猩號召大家吃飯的時候。族群領袖通過一些旋律的哼哼來通知隊員用餐時間及地點。此舉對成員中的雌猩猩尤為有吸引力,因為它們深深愛慕擅長音律的雄猩猩。

除 了喜歡用哼小調號召族群用餐的大猩猩,人們觀察發現非洲黑猩猩和矮黑猩猩都喜歡在吃飯的時候發出聲響。事實上,研究人員可以通過靈長類動物族群眾最健談的 成員情況來辨別它們的群居結構。例如:由于少有社會等級制度而沒有集體的就餐計劃,非洲黑猩猩和矮黑猩猩常常是全體一片吵鬧的狀態。

哼哼可以表現靈長類動物的歡快。大猩猩具有相當好的音域,并且具有將不同的哼哼聲組合成小調的能力。其實當一只大猩猩遇到它最喜歡的食物時,它會哼唱得更響。

8.嗅大便的犀牛(Poo-Sniffing Rhinos)

動物交流的10種奇怪方式

白犀牛因其笨重肥大的身體,視力是出了名的差。為了彌補它們糟糕的眼睛,上天在進化的時候賜予了它們靈敏的鼻子,它們用鼻子沉穩而又緩慢地嗅同伴或對手糞便堆里散發的氣味。

是的,糞便就是犀牛的名片。一只白犀牛只需20秒便可嗅出一堆熟悉的糞便,對待陌生的糞便堆就要花上整整一分鐘。

不像其他動物,犀牛忙個不停,嗅糞便是他們日常事物。白犀牛會將糞便莊嚴地保存下來,常常回來看一看嗅一嗅。這是為了標記自己的領土,通過體現地位和健康的化學暗示留下具體的個人信息。

母犀牛生產之后也會留下氣味。糞便像是犀牛的臉書賬號,他們可以連接他人,發現老朋友,宣布對領土以及待產母犀牛的主權。

7.黑額伶猴(Black-Fronted Titis)的信號

動物交流的10種奇怪方式

在巴西東南部悶熱的熱帶雨林里,你會發現一種生物有個滑稽的名字:黑額伶猴。諷刺的是,這種新世界猴前額并不是黑色的——更多的是灰棕色。從語用學上看,他們能傳遞密集的警報信號,所以對靈長類動物來說是必不可少的。

這些體型小的猴子里挑選出的少數猴子可以發現信號,并且把不同單位的語言組合成“句子”。嘰嘰叫的伶猴能區分天上地下的肉食動物不同的警報信號。

一個提高音調的信號預示著一個長腿兀鷹(caracara,long-legged hawk)的出現,而一個減弱音調的信號意味著虎貓(oncilla)已經徘徊在樹底下。不管它們有多么聰明,研究人員還是決定把它們放到大自然。

科學家把喂飽的一只長腿兀鷹和一只虎貓放到巴西自然保護區里伶猴的棲息地里,試圖愚弄不聰明的伶猴。但是實驗失敗了。伶猴們很快適應了并創造出了新的警報信號,混合了空氣和陸地的兩種信號預示天空追蹤它們的鳥類和樹下躍躍欲試的虎貓。

6.眼鏡猴用超聲波交流

動物交流的10種奇怪方式

幸運的話可以長到13cm極限身高,這種來自亞洲東南部,有著甲蟲一樣的眼睛的眼鏡猴是世界上最小最古老的靈長動物之一。茶杯眼鏡猴在過去的4500萬年間改變微乎其微,因此它們被看做生物時間膠囊。有 一雙像外星人一樣的大眼睛的眼鏡猴,可以夸口說是哺乳動物王國中擁有最著名的“眼身”比例的動物。除此之外,高級眼鏡猴屬是靈長動物中最安靜的。至少婆羅 洲眼鏡猴和菲律賓眼鏡猴是這樣的。奇怪的是其他種類的眼鏡猴卻出了名的聒噪。另外,這些害羞的眼鏡猴有一個奇怪的習慣,那就是張開嘴好像要說話一樣卻依然 靜悄悄的,它們可能是在耍我們。

所以研究者假定所有眼鏡猴都同樣聒噪,但是有些眼鏡猴用的是對我們來說不可聞的頻率。果真,一個“蝙蝠探測器”接二連三捕捉到超聲波范圍內的交流信號。通 過某些未證實的喉部技巧,眼鏡猴可以發出70千赫的單頻超聲波,遠遠超過人的20千赫的上線。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眼鏡猴的聽力范圍竟達到91千赫之高。這 是一個靈長動物之間確實有用的獨特的適應性進化,這種進化就像是悄悄話一樣,令捕食者和被捕食者不能聚集在一起。研究者們將眼鏡猴的叫聲放慢了8倍使人可 以聽見,不過聽之前記得調低音量。

5.鯨魚有名字

鯨魚們非常社會化,同時也引人注目——這對于肩負著從一堆鯨魚中通過“身份鑒別倒鉤”來鑒別鯨魚的使命的研究者來說非常頭疼。從 抹香鯨那里獲得啟示后,科學家現在試圖通過鯨魚的名字和口音識別它們。研究者發現,加勒比抹香鯨生活的家庭單位比其他國外抹香鯨更小,識別起來更容易。 在研究了2005年到2010年間錄制的超過4000段鯨魚叫聲后,研究者得知在只有一只小鯨魚的溫馨鯨魚家庭中,每條鯨魚都有一個特別的尾音,這個尾音 作為可以聽見的姓名標簽。

除了單獨介紹自己,鯨魚家庭還有成員共有的家庭叫聲。 然而研究者們不能理解那些沒那么特別的叫聲,因為這些聲音不像名字一樣是不同的。這些范圍更廣闊的叫聲似乎是在兩隊不同的鯨魚見面時鑒別身份用的。為了證 明鯨類語言的廣度,鯨魚還有區域尾音,這些尾音可能在說:“你好!我也是鯨魚。”

4.野牛(Bison)尊重民主

在Monts d’Azur生物保護區里追蹤大批牛群三個月后,法國國家科研中心(the French National Center for Science)的Amandine Rmos 發現歐洲的野牛非常民主——也完全可以證明法國是民主的發源地。

乍一看,野牛的交流很私密。他們用鼻子和喉嚨發聲,但大多數情況下靠短暫的信息素去預示它們的性聯系。更令人驚訝的是,這些笨笨的野牛居然能夠投票,盡管他們只對重要的決定投票,比如中午吃什么。

當要選擇一個牧場吃草時,它們會轉身到喜歡的地方探索。久而久之,野牛會朝自己最愛的目的地前行,直到一個特殊的勇敢的成員搬家。

如果它們的伙伴同意的話,牛群會跟隨著成員,快樂地離開。如果不同意的話,牛群會分開片刻,但最終會屈服于大多數的意見。最后,領軍人,(通常是女性)和大多數跟隨者獲得成功,重聚牛群。

3.寒鴉(Jackdaw)盯著敵人

動物交流的10種奇怪方式

眼神交流是靈長類動物的普遍行為,被假定為人類、猴子、猿等其他分類學上同族動物獨一無二的行為。幾年前,研究人員意外發現寒鴉用輕蔑的眼神保護自己的勢力范圍。

通常,鳥類沒有這種行為。他們的眼睛不能凝視,但是寒鴉很特殊。它們不用建造新房,只需要在把鳥巢安在樹洞里即可。一個地區里稠密的寒鴉數量使得這些樹洞成為大熱的“商品”。因此,它們常常為了爭搶已被宣誓主權的樹洞而陷入混亂中。

然而,因為烏鴉家族巨大的數量,寒鴉足智多謀地守衛自己的領地,它們用流氓一樣兇惡的眼神盯著搶鳥巢的潛在敵人。不像大多數鳥類有清澈的黑色或棕色的眼睛,寒鴉的眼睛是明亮的彩色。

為了確保寒鴉在交流中確實用到眼睛,劍橋的研究人員在100個鳥巢盒分別放入4張圖片中的一張:一張寒鴉的臉,一張寒鴉黑色的眼睛,一張寒鴉空洞的眼睛,一張毫無特色的黑色圖片。寒鴉確實躲避裝有明亮眼睛寒鴉圖片的盒子。他們不但不會在這里筑巢,還想著趕快離開。

2.跳踢踏舞(Tap Dance)的藍頂藍飾雀(Blue-Capped Cordon-Bleu Songbirds)

即便我們不知道藍頂藍飾雀會跳舞,可它們個個都是技藝超群的舞者。這種鳥類為科學界眾所周知,但因其速度太快,導致人們觀察困難。所以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它們的舞蹈都被看作是鳥類界的跳爆竹(jumping jacks 譯者注:一項跳躍運動)。

北海道大學(Hokkaido University)的研究人員初時以每秒30幀畫面探究藍頂藍飾雀的求愛,后增至每秒300幀畫面,在這一過程中,他們不經意間發現了藍頂藍飾雀靈活 自如的腳步移動。連續的慢鏡頭顯示出,當雌雄藍頂藍飾雀在同一根棲木上時,踢踏動作是很普遍的。

科學家們表示,雄性藍頂藍飾雀在求愛過程中有諸多 表現,如唱歌、晃動腦袋、跳舞以及“揮動指揮棒”(比喻其所銜的樹枝),而最新發現的踢踏動作也被列入求愛表現之一。根據主管研究員Masayo Soma的看法,藍頂藍飾雀的踢踏舞是一項令人驚奇的多任務處理工作,也是鳥類首次有連接性的“多元舞蹈展示”。

有趣的是,雌性藍頂藍飾雀以舞蹈(即使相較之下更為簡化與緩慢)來回應求愛者。另一方面,雄性藍頂藍飾雀則全力以赴,拼了命完成似乎不可能的任務:在五秒之內跳動200次。

1.發出秘密光(Secret Light Display)的蝦蛄(Mantis Shrimp)

用外太空技術來形容蝦蛄的眼睛也許更為恰當,它們的眼睛構造更接近人造衛星而非自然眼。蝦蛄的眼睛令人瞠目結舌,配備16種光的接收器,要知道人類都只能接收3種光呢。雖然這樣,與其他動物相比,蝦蛄的色覺卻出乎意料地位于劣勢。所以,它們的眼睛到底有什么用呢?

用處之一在于,他們的眼睛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可以檢測到紫外線輻射光。除此之外,蝦蛄還能發出圓偏測光(circularly polarized light),假以時日人類可能要借助于這種光來檢測癌細胞。

病變細胞會反射出健康細胞不會反射的光。合適的傳感器能夠提前檢測出人類身體內部病變細胞反射出的異樣光澤。

但這對于蝦蛄而言有何意義呢?

蝦蛄(更像是一種龍蝦)發出的圓偏測光只能被同類感知。當它們面臨洞穴選擇的問題時,一般情況下,蝦蛄不會選擇發出圓偏測光的洞穴,因為那意味著“此穴已被占領”。

已有位網友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

登錄名: 匿名發表
神雕侠侣电子